您的位置:

首页> 生活都市> 绿龙筑巢记 之 拯救北地红蔷行动

绿龙筑巢记 之 拯救北地红蔷行动
     

  吼声在营地中响彻着,鲜血横飞,断肢残臂到处都是,这对营地中的米拉巴
人类战士们来说就是一场恶梦。

  「快跑啊,怪物们沖进来了」「绿龙,是绿龙啊——,我们不可能战胜他们
的」平时一个个耀武扬威嘲笑米拉巴军人胆小的冒险者们如今跑的比谁都快,甚
至沖乱了米拉巴军队的阵形,沖开营地的栅栏夺路而逃,全然不管之前相救之恩。

  「守住,大家守住」一个一身皮甲披着披风皮肤如云雾中的雪山的栗发美艳
少女挥动着手中的蛇形长剑,一剑将一头豺狼人的脑袋斩下,另一手挥动长鞭将
一个挥舞长矛的战晰人的脖子缠住。

  「大家保持阵形不要退后,老师会来支援我们的」少女一甩鞭把那战蜥人扯
过来然后飞起一脚正中他的脖子,她的长筒皮靴的靴尖上装着足刺,刺入对方脖
子后再一拉,那兇狠的战蜥人脖子就开了个大口子臭血四溅惨叫着倒下。

  「克莱曼婷,情况不妙啊,城主为什麽还不出现?这些怪物太多了,再不撤
退我们都得完蛋了」一个满脸是毛全身穿甲的女矮人挥动着黑色大锤将一头兽人
的脑袋砸个稀烂吼道。

  北地红蔷锤卫克莱曼婷甩出一把飞刀正中一只地精的右眼同时大声道:「胡
尔姆,现在我们撤退只会被他们一路追杀,这会变成一场屠杀的,坚持住,要相
信老师,他一定会有对策的,他已经让银月城支援我们了,听说会出动传奇强者,
这条绿龙活不了多久了。」

  「真的吗?如果那帮银月城的家伙不来那我们就真的要被这些怪物屠杀了—
—」胡尔姆话音未落,两头高壮的巨魔和一头抡着石斧的食人魔一起朝她沖来,
她即使力大无穷但激战已久体力渐感不支,一锤下去没击中头部只砸烂一头巨魔
的肩膀,但对这再生能力惊人的怪物来说真不算什麽。

  「哇——」一头巨魔猛的把胡尔姆抱住压在身下,胡尔姆抡起拳头一拳就把
他下巴打塌,可对方却是死抓着她不放,另一头巨魔也一起压下来,那食人魔也
扑上来用石斧猛砸她的面甲,即使是她的体力也无法撑开三个加起来5000多
磅的怪物,只把她压得翻白眼。

  「胡尔姆——我来帮你」克莱曼婷知道对这种皮坚肉厚的怪物一般的攻击是
无效的,她伸手摸裙甲口袋中的燃烧瓶,只有火焰才是巨魔的克星,食人魔也怕
火,只要甩出它就……。

  见鬼,怎麽用完了?克莱曼婷心中一凉,自己之前把装备全都丢在了探险的
山洞中,现在虽然补充了部分兵器但燃烧瓶之类的物品却没得到补充。

  「嗷——」伴随着尖厉的怪叫声,五头豺狼人挥动着棍子朝她打来,她只能
一剑一鞭左右开弓抵挡这些疯狂野兽的围攻,同时施展腿脚足刺连连出击才勉强
逼开对手。

  「吼——」空中那头可怕的绿龙又在朝着米拉巴士兵的阵形喷毒气了,只一
喷之下就有四五十名士兵捂着脖子惨叫着倒下,在地上没挣扎几下皮肉就化为一
滩腥臭的血水,这样大範围吐息屠杀就算是意誌力再坚强的军队也支撑不下去。

  「逃啊,快逃啊——」精神崩溃的士兵们丢下武器如丧家之犬般四散而逃,
很多人甚至是被自己人踩踏而死,而他们身后巨魔食人魔豺狼人地精战蜥人兽人
鬼婆都一个个兴奋狂叫着拼命追杀。

  完了,真完了,为什麽老师你没有出现,为什麽银月城的传奇强者没有出现?

  克莱曼婷此时心中一片冰凉绝望,什麽奇迹都没出现,此时她不禁后悔还不
如早点让军队撤退呢,这可是米拉巴最精锐骑士团近三分之一的力量啊,莫名其
妙就葬送在峭巖岗这穷山恶水之中,如果斯路坎这老对头乘机发难怎麽办?

  她绝望分心之际,一头身材颇为高大一身蓝鳞的战蜥人抡起短矛朝她掷来,
克莱曼婷百忙中一闪身但右肩已被矛尖划出一条口子,那高大战蜥人拿过手下交
到他手中的长矛闪电般沖向她直刺她前心要害。

  对方身手相当厉害,克莱曼婷只能手中长鞭疾舞,她此时已经决定撤退,但
是胡尔姆被俘了,她不能抛下自己的同伴,可是留在这里与事无补,她还是决定
先撤退再想办法救人。

  可惜稍一犹豫的片刻,一只大手已经捏住了她细腻的脚踝猛的向上一掀,克
莱曼婷这北地红蔷顿时身形失控直摔倒在地上,她还没来得及跳起几头豺狼人已
经将她牢牢按在地上,她的长鞭长剑都被从手中夺走,她用力蹬踢着,靴尖上的
足刺踢中了抓住她脚踝的一只食人魔的前颅,他死前惨叫用力手一捏,她的足踝
都传来骨骼的痛苦呻吟。

  「啊啊——放手——」克莱曼婷拼命扭动着娇躯,然而一双双罪恶的大手却
在她身上游走,开始剥脱她上身的皮甲,一只手已经伸入她的裙甲下撕扯她的底
裤,这让她感到前所未有的恐惧,她开始后悔没在被俘前一刻自尽。

  「这粉皮女的靴子上有暗器,把她的靴子剥了——」一个豺狼人大声叫着推
开已死的食人魔抓住克莱曼婷的右脚靴头的足刺,另一只手伸进她的过膝长靴的
靴筒用力向上一提,靴筒已经被提到了小腿处,克莱曼婷惊恐的想要用另一只脚
踢对方,但另一只脚也被豺狼人抓住用力剥靴。

  她的一双长靴终于被强行从她那双修长有力的双腿上剥下扔在一旁,双腿上
只剩一双防止玉足磨伤的厚长袜还套着,但也很快被强剥下来露出里面晶莹如玉
的一双玉足。十个脚趾甲宛若云母片泛着粉色的光芒,十个脚趾紧紧攒起似乎想
要藏起什麽都却什麽都藏不了,足底则是粉嫩的肌肤泛着一股子浓郁的足香。

  这足香对于嗅觉超越常人几千倍的豺狼人来说简直就是刺激无比的催情圣药,
一只豺狼人伸出舌头舔动着她足底的汗津享受着那带着鹹汗的玉足,而另一只脚
则被一只巨魔霸占舔动着,几双大手将北地红蔷身上的皮甲皮裙披风尽数撕开,
接下来她的内衣内裤也不保了,几双手轮番揉捏她胸前那两团弹性十足的乳房。

  两只鹹猪手一前一后掏动她的阴部和菊肛。

  「不不——求你们杀了我,快杀了我——」克莱曼婷此时只恨自己为何没有
自杀,要是被这些怪物侵犯那真是比死还要惨,她宁死也不要沦落成这些怪物泄
欲的工具。

  就在危急之时,一道闪电正中压在她身上欲行奸淫之事的怪物们身上,「哇
——」怪物们一个个的毛发都竖了起来,下身肉棒被电击以后也都陷入不举的状
态。

  「住手,不準侮辱女人,她们都是我们的俘虏,她们和其他侵略者的命都属
于伟大的血瀑之子的,你们敢侵犯她们就是破坏你们主人的重要财产,谁敢这麽
做谁就得死」一个身高1米9的斗蓝龙女术士手持魔杖出现在众怪物面前。

  一众怪物们知道她是绿大主人的保姆兼情人埃西亚,在这里没人敢反对她,
因为反对她就是在和绿大主人作对,于是怪物们欲火尽消抛下克莱曼婷继续追击
其他敌人。

  埃西亚上前捡起残破的披风抛给克莱曼婷道:「披上吧,我会看着他们不让
他们侵犯你,即使是战争也该保护俘虏的安全和尊严。」

  「谢……谢谢,今日的恩情我一定会报答的」克莱曼婷一脸感激道,看对方
的尖耳朵就猜的出她一定有精灵血统,难怪一个邪恶的半龙术士还会心存善良仁
慈之念,或许她是可以争取过来的呢?

  不过那半龙女术士只是约束了手下不準淫辱女人,并没有想象中大发慈悲放
他们走,那一场可怕的追杀让哈拉巴损失了带来的最精锐部队只有极少数人逃回
去,这样的损失可以说是近几十年前所未有的,如果对上老对手路斯坎那些奥术
兄弟会爪牙也罢,只是对付区区一条占山为王的绿龙竟也搞成这样实在让人难以
接受。

  所幸的是在被俘人员中她始终没看到老师,不禁心中一宽想老师总算是杀出
重围逃回去了,只要他能回去就能搬来救兵,再不济也会让议会出钱将自己和胡
尔姆等人赎回去。

  克莱曼婷和胡尔姆被俘后又搜去了全身所有的武器关进一个精钢笼子里,以
她们的身手要逃走仍是有机会的,但对方威胁他们敢逃走就处死所有俘虏,这让
她们无奈放弃了逃跑的念头。

  接下来近一个月的时间里始终没有米巴拉的任何消息,胡尔姆变得越来越焦
燥不安,开始天天挑衅看守,看守忍不住就把她拉出去打一顿,好在她皮坚肉厚
也不在乎,但克莱曼婷始终觉得她这样真的很不智,天天挨打有意思吗?这不是
犯贱吗?她可不愿受这样的苦。

  只是被囚禁一个月来她已经搞到灰头土脸,全身都是泥垢也没机会洗澡,这
味道都要把她熏晕过去了,手脚上铐着坚固的金属镣铐已经把手腕脚腕磨伤后又
结疤,结疤后又被磨伤呈紫黑色,她有点担心这样会引起伤口坏死,而那些怪物
才不会给她上药治伤。

  怎麽办呢?每天都吃不饱,烂糊般的食物中有股子怪味可她又不能不吃,如
今体力严重下降就算逃出去没武器自己恐怕连只一般的豺狼人甚至狗头人都应付
不了,如果要逃那只能向木精灵的森林那方向逃,但自己不能抛弃战友,也跟本
没力气逃。

                 *****************************

  「唉,真是没劲啊」豺狼人领袖霍克百无聊赖坐在一块大石上,手中拿着一
只女式的棕红色长筒皮靴把玩着。
 
    身为北地厄祸血瀑之子峭崖岗之王最信任的心腹(霍克自认为)如今已经是
一龙之下万怪之上(自认为),统领着属下近千豺狼人,如果以部族为单位也能
算是个大部族了,自己是最早跟着绿龙大人斯坦德路的旧人,和其它人可是不同
的。

  除了绿龙大人的保姆加情人那喜欢多管閑事又假慈悲的斗蓝龙女术士外,自
己就是这里最有发言权的人,可惜那粉皮女这麽漂亮偏偏不能上,女术士似乎对
女俘虏格外关照,哪怕是那丑陋的女矮人她都坚持不让他们拿来泄火。

  真是讨厌啊,明明是半龙术士却为人类说话,真担心大人将来会受她的影响
去优待那些人类,霍克心中有些烦闷将手中的靴筒对準自己鼻下一闻,只感一股
让他神魂颠倒的足香沖鼻而入,充满了年青少女足汗的美妙气息,把他刺激的裤
裆都高高鼓了起来。

  这只长靴是属于北地美人米拉巴红蔷锤卫克莱曼婷的靴子,还是从她脚上硬
剥下来的,她可是一位6级游蕩剑客加5级异种武器大师,并且是现任米拉巴城
主艾拉斯图的学生,下一任城主的候选人,不知多少北地的英雄豪杰对她无比仰
慕,哪怕是能一亲芳泽为她死都愿意。

  不过如今她可是虎落平阳了,那位米拉巴城主艾拉斯图如今已经是生不见人
死不见尸,之前那个回到营地指挥米拉巴大军的所谓城主居然是条影龙冒充的冒
牌货,这畜生居然还潜入大人的密室想偷取大人的宝物却被识破已经逃之夭夭了,
至于那个正牌城主很可能是被影龙暗算所杀了。

  如果他不死那绝没可能一个月都不回米拉巴,如今米拉巴早已经乱成一团,
议会整天开着无聊的会议商讨赎人之事,但似乎一些人并不想花钱赎人,那些想
夺权的阴谋家又岂会愿意看到城主的嫡系回城?他们巴不得他们都让主人吃了。

  可惜了,这样的美人就是不能上,那个邪神的女祭司听说杀了骗子变形怪的
女儿,如今丢了一只眼睛一只耳朵还丧失了神恩已经只能等死了,如果是霍克早
就先上了她再把她活烤了,可惜主人人还是不让他们碰她说将来留着有用。

  大人不会是看上她了吧?霍克摇了摇头,他不信大人口味这麽重会对这麽个
缺耳少眼的残废感兴趣,他摩下已经有美丽的魔法顾问和三个如花似玉的女僕还
需要这恶心的残废?听说这贱人还杀了那骗子的女儿,虽然霍克对那欺骗自己害
自己差点不举的骗子也是恨之入骨,不过杀害一个六岁大幼女的行为也甚是不耻,
听说那骗子还救过那贱人呢。

  哼,都不是啥好东西,那骗子骗了自己也死了女儿,算是他的报应,不过他
女儿听说被主人複活还成为他的一位贴身女僕倒是真没想到了,如今这家伙因祸
得福又成了主人摩下的红人管起了情报刺探的工作。

  此时眼前人影一晃,「胡尔姆」出现在霍克眼前,接下来她竟诡异般身体变
高变瘦了,变成一个人形但又没有眼鼻口的灰色怪物,霍克并没有什麽惊讶,这
个骗子变形怪假扮成女矮人和克莱曼婷共处一笼已经二十多天了,每天都借口挑
衅守卫出去挨打为由离开笼子整理从她那里刺探的情报。

  「骗子,你来干什麽?我的气还没消呢,再敢出现在我的面前我就要你的命
——」霍克挥动手中的三角枷链骂道,老实说他其实不敢杀骗子,否则他铁定要
被主人吞下肚子的。

  「霍克大人,以前我也是被主人逼着变母豺狼人的,没想到你……对不起,
我知道光是道歉是没用的,你不是一直想干那个粉皮女吗?我能帮你」骗子变形
怪骨碌说道。

  「嗯?你……你这算什麽意思?想害我吗?艾西亚大人说了不準我们去干那
些雌性俘虏,如果我这麽做就要被……被处死的」霍克想到那些违规奸淫女俘虏
的蠢货的下场了,一个个都成了皮包骨被送出来,听说就是这骗子变成幽灵的女
儿下的手,他可不想成这样子。

  「大人,如果在营地里你当然不能对她出手,可是如果有人把她救出去的话
……你就可以……」骨碌压低声音道。

  「有人救她?谁啊?米拉巴那边派军队过来了?」霍克一惊跳起来大声道。

  「不是,断弦者在米拉巴那边的线人称冒险者公会那边有一帮娘们是这小妞
的朋友,她们组队要来峭崖岗救她,到时候……嘿嘿。霍克大人能把她们一网成
擒,至于混乱中是谁搞了她们就不得而知了,艾西亚大人也不可能把每个豺狼人
都处死吧?」

  霍克一想到克莱曼婷那一身好皮肉和修长美腿迷人的玉足,他胯间的帐篷又
挺了起来,只是他仍没被欲沖昏头脑,压低声音道:「骗子,你为什麽要这样讨
好我?说出个合理的理由来。」

  「霍克大人,我就是个没啥实力的变形怪,在峭崖岗也就一个同族断弦者,
而且他也未必和我齐心,像我这麽一个小小的情报部长想要在这里立足除了忠于
主人之外就需要你这样实力强大又拥有一支强大军团的强者相助,我愿意和你结
盟。」

  「好,你倒也爽快,不管你是不是真心,这次我就接受你的好意,不过如果
你敢坑害我,那我死也要把你碎尸万段」霍克一脸狞笑道。

                  *****************************

  克莱曼婷在睡梦中似乎回到了自己温暖的大床上,有厚厚的被子盖着可以睡
到自然醒,可惜睁开双眼看到的仍旧是眼前臭哄哄的铁笼中自己和胡尔姆被困其
中。

  自己有多久没洗澡了?真是好臭啊,头发都快打结了,克莱曼婷也开始沮丧
了,莫非议会这帮家伙真不管自己这些人的死活了?好歹俘虏中还有不少大家族
的成员呢。

  此时她眼前黑暗之中似乎微微一动,她顿时心中一惊,这是刺客在黑暗中的
潜行,而且似乎是她熟悉的一位朋友的手段。

  过了片刻,她身后的影子竟慢慢鉆出一个全身裹着黑斗篷的纤细身影,克莱
曼婷认出对方竟是她在冒险生涯中的一位好友,5阶刺客兼2阶盗贼绰号影侠盗
的尹文。

  「尼娜,是议会让你来救我们的?」克莱曼婷低声问道。

  「不是,是你父母请我们出手帮忙,苏茜她们也全都到了,我用迷醉香迷倒
了附近的守卫,你和胡尔姆马上和我们走」尹文低声道。

  「不行,我和胡尔姆逃的话,那些怪物会杀害俘虏们的,我不能抛下他们不
管,我们带他们一起逃吧」克莱曼婷摇头道。

  「不可能,带走你们两个是极限了,带60多个俘虏一起逃还没出洞就会被
发现,那些豺狼怪物的鼻子比狗还灵,这麽多人瞒不过他们的鼻子。议会强硬派
上台,城主一直没回来,他们宁可牺牲你们也不会花一个金币来赎人,你们已经
成了弃子,你不逃这些俘虏一样不会被赎回,他们仍旧是死咱一条,倒不如现在
跟我们逃出去回城,向所有人公布俘虏的惨况逼议会出钱赎人。」

  「可是……万一我和胡尔姆逃了,怪物们就杀害……」克莱曼婷其实已经开
始动摇了,但心中仍旧无法做出决断。

  「怪物们无非图财,杀了这些俘虏他们就一无所获了,他们真会蠢到干这种
事?你没有更多的选择了」尹文再次催促道。

  「我……好吧,我叫醒胡尔姆,我们一起走」克莱曼婷下定决心了,其实这
段时间的囚禁已经让她精神接近崩溃,她是真的想快点逃离这可怕的魔窟。

  接下来她唤醒胡尔姆并告诉她救兵已经来了,胡尔姆当然是大喜只等着快点
逃离此地,尹文掏出开锁工具一阵拨弄便打开了牢门,又用它打开了铐着克莱曼
婷和胡尔曼手上的手铐脚铐。

  克莱曼婷活动了一下四肢感到手脚有些发麻,毕竟被囚禁时间太久没活动了,
此时手脚感到彻底轻松了,但是长期营养不良还是让她感到头重脚轻。

  「快——跟我走,手脚轻些」尹文带着二女贴吧着墻向洞外蹑手蹑脚行进,
途中碰上三组在打瞌睡的豺狼人守卫,显然都是尹文的杰作,胡尔姆咬着牙摸起
一名守卫的钉头棒似想打它一记但终究还是放弃了。

  克莱曼婷也捡起一把守卫的砍刀,刀上崩了几个口子质量显然不佳,但此时
她可没空挑肥捡瘦,只是光着脚走在尖石遍布的地面上让她感到脚心一阵阵疼痛,
自己可不比胡尔姆的厚脚底板,这样光着脚跟本不可能逃回城去。

  她忽然看到自己那双棕红色的过膝长靴被挂在石墻上,她忙上前取下来,似
乎闻到靴上有股子臭味,可她此时早就不在意了,迅速把它们套在赤足上,顿时
感到脚步迈的也稳了,毕竟只有自己的靴子最合脚,如果是平时的她一定会疑惑
自己的靴子为什麽会出现在这里?她丝毫没察觉到身后的胡尔姆露出一丝诡笑。

  当他们跑过一处牢房时,克莱曼婷吃惊的发现里面囚禁的竟是那个曾被自己
老师抓获的绿龙同谋暴政之神班恩的女祭司法尔琪,之后听说她还胆大包天的利
用那爱子成狂的商人当成超级炸弹来威胁绿龙蛇面和老师一起跟她合作,但显然
她非常可耻的失败了。曾经意气风发美艳高傲又野心勃勃的女祭司如今已经是丢
了一只耳朵瞎了一只眼睛像死人般躺在床上一动不动。

  虽然同情她但她也确是咎由自取,只是老师失蹤的事情一直让克莱曼婷感到
焦急,也许她会知道些情况呢?克莱曼婷想到这里停下脚步道:「等一下,我们
再带一个人出去。」

  不远处的拐角,霍克正一脸淫笑嗅着空气中自己的尿臭味,他事先在克莱曼
婷的长靴上尿了一泡尿,豺狼人的尿水味就算用再好的香味都无法掩饰,更何况
是以嗅觉灵敏出名的它们?而霍克自己的尿味他更是隔着几里地都能闻到,只要
这粉皮女仍穿着她的那双长靴就永远别想摆脱他的追蹤。

  「快——她们来了,一共有三个,不对——,是四个,有人还背了一个」一
个一身武士劲装带着东方人色彩的黑发女武僧耳朵贴着地面细听着,她的左脸还
纹着奇异的纹身,据说这种纹身能够强化肌肤的硬击能力,修到极高境界就能刀
枪不入。

  「冷婷,你不会听错吧?不是说只救克莱曼婷和胡尔姆不再多救人了?为什
麽多了一个人?」一头金发显得甚是英俊的吟游诗人王斌着急道,他可一直是克
莱曼婷的追求者,这次组队他也是自发参加的,哪怕他平时一直贪生怕死惜命为
了爱情也是拼了。

  「闭嘴,少费话,躲一边去,让你找你老师传奇淫游诗人北冥来帮忙救人,
却说他写小说卡文睡着了一再拖更,结果被读者追杀逃的不知所蹤」女武僧冷婷
不耐烦道。

  而一个身材高挑一身全身甲的英武女骑士苏茜上前劝道:「冷婷,王赋也只
是关心红蔷,你也别对他太兇了,」眼中竟对王斌包含着深深的柔情,王斌和她
一对视竟不敢再看,他一直深爱克莱曼婷,但也知道苏茜对自己情深义重,自己
和她也有很长时间同生共死的冒险经历,竟是无法在这二女之间做出选择来。而
最让他难堪的还是自己那超不靠谱的老师北冥,当初以写黄色冒险小说起家后来
成为了传奇强者可是却染上了拖更的坏毛病,甚至还自嘲自己的右手已经起义反
抗脑子的专制暴政!

  「我说大敌当前,你们就别再继续互相针对了」一个穿着长袍戴着圆眼镜的
可爱美少女魔法师扶了扶眼镜走上前道,却是小队中唯一的9阶女魔法师雨桥!

  「神会保佑我们的,大家放心吧,不过我们身边似乎有邪恶者在接近」一身
白色神圣服饰身材修长胸前高高鼓起的光明女神官修女陈姿如手拿着钉头锤指着
树林周围。

最热图片   收藏网址www.gk41.com

最热小说   收藏网址www.sw04.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