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不伦恋情> 妈妈水蛇般的柳腰

妈妈水蛇般的柳腰
我终于出差结束要回家了,在这路上我碰到了炮
香。李春香有着不属于欧曼玲的魔鬼身材,而且天生媚骨,做起爱来那是令人销魂的
存在,我决定把她在此纳入己有,于是便带着她到家里了。

  「儿子你回来啦∼∼」欧曼玲听到敲门声,兴沖沖的把门打开了,但是随即一
愣。看到李春香,她高兴的抱了过去:「啊,李春香,好想你啊!」

  「欧曼玲,我们好久不见了呢!」李春香和欧曼玲两个人欢脱的抱在一起。我尴尬
的笑了笑,跟二女说:「公司提拔我升职了,要我明天去参加一个会议,欧曼玲你
也成爲我的秘书了,跟我一起去吧明天。」

  「啊,欧曼玲已经是儿子的秘书了呀?这下要被儿子做死了呢∼∼」欧曼玲开心
的说。

  「我能去吗?小儿子。」李春香抱着我,深情的望着我。

  「行,只要你们穿得够骚,带走!」我大笑着说。两女自然是知道我的暴露
人妻情结的,都笑了起来。

  第二天我便被闹锺闹醒了,突然看到床前的情景,小弟弟立马敬礼。

  李春香穿着一身鹅黄色的连衣超短裙,只到大腿根部,长发及腰,修长浑圆的
大腿上裹着一层鹅黄色的薄纱蕾丝丝袜,正好裹到大腿根部,露出的蕾丝令人血
脉贲张,脚上一双鹅黄色的高跟鞋「哒哒」作响,整个人美若天仙。

  而欧曼玲的大腿裹着薄纱豹纹丝袜,居然是仅仅及膝,下面踩着一双豹纹高跟
鞋,下半身一条豹纹皮短裙,上身一条白色露胸衬衫,一双妖娆的大眼睛眸波勾
魂,着实令人意淫一番。

  「儿子,请检查人家的骚穴∼∼」欧曼玲风情万种的撩起皮短裙,我发现她下
面什麽都没穿,穴里很明显的插着一根自慰棒,靠近点还能听到震动的声音,骚
穴的边上亮油油的,反着光,这自然是欧曼玲的淫液了。

  而李春香则是穿了条黄色丁字裤,我想还没和李春香做过,便跟她说:「我突然
不想带你去了,怎麽办?」

  李春香整个人伏到在我身上,口吐香气:「小儿子,人家拿身体满足你∼∼」

  李春香的樱桃小嘴吐出舌头,与我忘我的舌吻了好久。我起身反转,将李春香压
在身下,用舌头慢慢地从她的耳根舔到脖颈,再由胸部舔到肚脐,李春香不停地呻
吟,一看就是好久没被人浇灌了。

  我一把将李春香的丁字裤叉开,将自己的肉棒插了进去,「噗哧、噗哧」的操
了起来,肉棒拍打着充满淫液的小穴,李春香发出迷人的叫床声:「啊……啊……

  小儿子……大力……快操死小老婆了……「欧曼玲在一旁看得也兴奋不已,自
己用手抠着小穴,淫水不断地氾滥出来,还不停地发出呻吟。

  整整操了李春香二十多分锺,期间李春香洩了十几次,这也令我震惊了,「小公
公∼∼人家天生媚骨,每次吸收精液之后体质会变得更敏感……」李春香不好意思
的红着脸跟我说,我一把搂住她亲吻了起来。

  快到九点了,我带着李春香和欧曼玲急匆匆的赶去火车站,期间两女赚足了回头
率,欧曼玲的淫水也已经将大腿内侧打湿了,淫水都已经流到高跟鞋根部了。

  公司安排给我的是一间卧铺,我将两女抱到了床上,看检票员过了便又开始
一番激战……激战过后,欧曼玲便去上了个厕所,回来后欧曼玲风情万种的说:「刚
才有个坐铺的大叔色迷迷的盯着人家的胸部看∼∼」

  「啊,姐姐真是有魅力哦,可是我看他一定是在看我这边吧?不如我们打个
赌,就赌你敢不敢让他看到你的大腿根部的情况。」李春香发嗲的说着。

  「好,赌就赌,如果我做到了,你就去被他调戏一番!」于是欧曼玲便甩门出
去了。

  那个大叔坐在前面不远的座位上,欧曼玲莲步生姿的朝他走了过去,那里人比
较多,欧曼玲藉机将自己的小穴朝着那个大叔的头挤了过去,大叔两眼顿生精光,
死死地盯着欧曼玲淫水黏稠的大腿根部看。欧曼玲故意装作被人撞了,将小穴往大叔
的脸上贴,从我这个角度可以很明显的看到欧曼玲被大叔舔了几下,脸上一抹红晕
带过。

  欧曼玲立马跑了回来,波涛汹涌的喘着粗气,脸上的红晕迟迟没有淡退,「真
刺激∼∼李春香,愿赌服输哦!」欧曼玲色迷迷的盯着李春香说。

  李春香也不曾料到欧曼玲会那麽开放,扭扭捏捏的看了我一眼,我向她投去一个
肯定的眼神。李春香深呼一口气,鼓足了勇气朝那个大叔抖胸扭臀的走了过去,大
叔还沈浸在欧曼玲的淫液滋味中不能自拔,这时听到娇弱的声音,擡头一看竟然又
是一个大美女,心想今天是不是桃花运开了,怎麽连连有好运。

  李春香蹙眉的看着他,发嗲的说:「哥哥∼∼人家的脚好像崴了,能帮我看看
吗?」李春香将自己修长的美腿晃悠了几下。大叔点头哈腰说:「没问题,美女,
随我去卧铺看一看吧!」说着便拉着李春香去卧铺。

  李春香坐在床上,一条美腿架在另一条美腿上面,大叔捧着李春香的脚观察了一
番,说:「嗯,情况有点严重,美女你的丝袜实在是影响到我的观察了,我帮你
脱下来吧?」李春香轻轻的「嗯」了一声。

  大叔慢慢地把李春香裹在大腿根部的蕾丝边掀起来,然后褪了下来,薄如蝉翼
的鹅黄色蕾丝丝袜被大叔揉成一团扔在一边,鹅黄色的高跟鞋也被大叔放在了地
上,李春香修长浑圆的大腿透出一股青春热血的气息,诱人犯罪。

  「啊,还好美女你及时找到了我,你这是整条腿都有问题啊,我需要尽快帮
你按摩治病。」大叔面色凝重的看着李春香。

  「啊,那麽严重?人家还想要男欢女爱呢,还不想废了两条美腿,哥哥你一
定要治好我!」李春香满眼泛泪光的看着大叔。大叔搓揉起李春香性感的大腿,李春香
轻声呻吟:「嗯……轻……轻点……」李春香的骚穴里淫液氾滥。

  「丝袜我不想还你了。」大叔突然对正在发情的李春香说。

  「啊……那怎麽行?这丝袜要好几万块钱啊!」李春香边呻吟边说。

  大叔伸出肥舌来回舔着李春香的大腿,说:「给我操你的小穴,十块钱一次,
操五千次就行。」

  「啊……轻点……啊……我要死了……」李春香天生媚骨,光是被舔大腿就直
接带她上了一次高潮:「呜呜……五千次……那我要被干到什麽……时候呀?不
如这样吧……之前不是有个性感大美女吗……人家去帮你把她的丝袜搞来……来
换人家的蕾丝丝袜好吗……哥哥……」

  大叔把脸凑到李春香的骚穴那儿,伸出舌头来回地舔,还用手指捏阴蒂,「啊
啊啊……呀咩得……」李春香修长浑圆的大腿伸得直直的,又洩了一次。

  李春香水蛇般的柳腰不停扭动,大叔贼兮兮的盯着李春香丰满的胸脯说:「就是
那个豹纹女麽?行啊,拿来之后你再和我干一次,我就把丝袜给你。」说罢大叔
便放开了李春香,李春香跌跌撞撞的走出了房间。

  不一会儿李春香便回到了我这边儿,我见到李春香颤颤巍巍的走了进来,大根部
氾滥着黏液,引以爲傲的长腿也黏答答的,「你被干了吗?小老婆。」我一把搂
过她,吻上她白皙的玉颈,问道。

  「没,不过我丢了两次……还把丝袜丢了,我跟他说我把欧曼玲的丝袜给他,
再把自己给他一次,他才能还我……」李春香有气无力的说着。

  我转头对躺在床上的曼妙身姿的美女说:「婆,李春香需要你的时候到了。」

  欧曼玲没好气的哼了一声,将裹在自己小腿上的薄如蝉翼的豹纹丝袜褪了下来,
递给了李春香,口吐香兰的在李春香的耳根畔说:「妹妹,一定要敲诈那大叔一笔哦,
可不能被白干了∼∼」

  「嗯,姐姐,我一定讹他几十万!」李春香将豹纹丝袜套在自己的小腿上,颤
颤巍巍的走出去了。

  我如饿虎扑食般把迷人的欧曼玲扑倒在床上,「啊……儿子,人家小穴里插着
棒棒,还请从后入庭……」欧曼玲发出淫蕩诱人的叫床声。

  我让欧曼玲像母狗一样趴在床上,屁股撅起,然后将豹纹皮短裙褪到她的腰肢
处,拿出高耸的肉棒直接对準欧曼玲的后庭没入,「啊啊啊∼∼好刺激呀……欧曼玲
在被两根棒棒操……」欧曼玲忘我地呻吟着。我不时的咬几下欧曼玲的耳根和后背,
没几下欧曼玲便丢了。二十分锺后欧曼玲软绵绵的趴在床上,一动都动不了了,浑浊
的液体从欧曼玲的穴里淌出来。

  再说性感女神李春香穿着异样的豹纹丝袜、踩着高跟鞋「踢踏、踢踏」的回到
了大叔身边,李春香将一条美腿架在坐在床边的大叔身上,将自己的骚穴展示给大
叔看:「哥哥∼∼人家厉不厉害啦?这就给你偷来了。」

  大叔捧着李春香裹着豹纹丝袜的美腿嗅来嗅去,贪婪地盯着李春香的骚穴看,终
于是按捺不住了,一个转身把李春香扑到在床上,掏出自己的家伙递到李春香性感的
红唇边上:「你这骚蹄子,给老子含硬它!」

  李春香杏口微张,香舌吐出,慢慢地舔着大叔的肉棒,在马眼边来回打转,最
后用小嘴整根慢慢含入,头不停地前后耸动,口水从嘴角边缓缓淌下,沿着玉颈
流到酥胸边。大叔见差不多硬了,于是把肉棒拔了出来,调整身位一下子挺进了
李春香的骚穴里,李春香的骚穴早就淫液氾滥成灾了,这下子狠狠地满足了李春香。

  「啊啊啊……大力……要去了∼∼」李春香裹着豹纹丝袜的美腿死死地缠在大
叔的腰上,卖力地呻吟着。「啪啪啪」的声音回蕩在房间里,整整持续了一个小
时,大叔狼嚎一声将子孙送进了李春香的子宫里,李春香浪叫不停,脸上泛红,整个
人无力的挂在大叔身上,气喘吁吁。

  「好厉害……爱死……你了∼∼」这一小时里李春香可耻的洩了近四十次,整
张床都被淫液湿透了。

  「原来是个天生媚骨啊,哈哈,真没想到居然能上到这样的骚蹄子。」大叔
满面春光的笑着说:「我是个生意人,等等要去开会议,没个漂亮的女伴也真是
丢脸的,不如这样吧,我租你一天,往你卡上打一百万怎麽样?美女。不过期间
什麽都得听我的,得叫我儿子。」

  「儿子遵命∼∼」李春香喜笑顔开,终于拿到钱了。

  大叔帮李春香洗乾净了汙浊的下体,把小腿上的豹纹丝袜褪了下来,李春香又重
新穿回了那双性感诱人、长到大腿根部的鹅黄色蕾丝丝袜。

  大叔拿着那双豹纹丝袜不停地手淫着自己的肉棒,又一股精华倾洩在丝袜里
面。李春香见大叔对这丝袜的主人似乎很感「性」趣,见状便说:「儿子,告诉你
个消息喔,那个美女好像会和她儿子一起也去参加那个会议呢∼∼也许你能趁机
吃她点豆腐喔!」大叔满眼放精光,点点头,又一次将李春香扑倒在床上,「哼唧
哼唧」的干了起来,李春香也很配合他前后耸动着柳腰,还不时的发出浪叫。

  火车终于到达终点站了,期间我也获悉了李春香的事情,还鼓励李春香好好干。

  会议上我和那个大叔成了全场瞩目的焦点,自然是因爲欧曼玲和李春香实在是太
诱人了,特别是欧曼玲不穿丝袜的修长浑圆的大腿,令人遐想。大叔自然也认出了
欧曼玲边上车上的那个美女,于是主动邀请我们去酒店的包厢一聚,我也欣然答应
了。

  包厢里我和欧曼玲分别坐在李春香和大叔的对面,「哈哈,铃木锡楷真是好眼光,找
了这麽个貌美如仙的妻子啊!」我客套的对大叔说。

  铃木锡楷笑嘻嘻的,色迷迷的眼睛时不时盯着欧曼玲呼之欲出的胸脯看:「哪里哪
里,小弟你的眼光也是很棒啊!」我心想那是自然,两个女子都是我的老婆啊!

  我和铃木锡楷在酒宴上互相谈论一些有的没的商务事情,李春香和欧曼玲则很乖巧的
没有插嘴。这时我感到自己的裆部有异物顶着,看见对面李春香风情万种的朝我抛
着媚眼,眸波勾魂,我便知道是李春香打算用高跟鞋给我足交了。我偷偷的把一只
手伸到裆部,把雄壮勃起的小弟掏了出来,不停地摩擦李春香的高跟鞋底。

  「哎呦,小弟不好意思,我肚子有点痛,去方便一下。」铃木锡楷突然皱眉跟我
说,我自然是应了。

  铃木锡楷走了之后,李春香便愈发大胆的用脚套弄起我的肉棒,还对欧曼玲说:「姐
姐∼∼人家儿子似乎对你特别感性趣呢!」李春香特地在性字上重音。

  欧曼玲自然会意,便在我耳边口吐香气:「儿子,等等你离开一会儿,人家打
算勾引一下他,也争取赚点钱。」我点头答应了。

  这时我感觉自己快射了,便一把抓过欧曼玲的头,欧曼玲默契的张开嘴巴含住了
肉棒,任精液轰击她的诱人小嘴。欧曼玲还不时媚眼如丝的看向我,一口口吞着我
的精液,最后还用香舌舔乾净了我的肉棒,便把肉棒塞回我的裤裆里。

  这时铃木锡楷也回来了,我便跟他说我也需要去方便一下,于是走出包厢。

  包厢里两个美女一个大叔,「铃木锡楷请稍等,我男人马上就回来,小女子先敬
你一杯。」欧曼玲与铃木锡楷碰杯,一饮而尽。

  「这位美女,我们似乎在火车上碰过面吧?」铃木锡楷揉了揉鼻子,色迷迷的盯
着欧曼玲精緻的面庞。

  「嗯哼,似乎有点印象呢!」欧曼玲玩味儿的回应。

  铃木锡楷从公文包里掏出了一团丝袜递给欧曼玲:「那这一定是美女你的丝袜了,
我在火车上捡到的。」

  「啊呀,铃木锡楷,真是谢谢你了,欧曼玲正犯愁找不到丝袜呢!」欧曼玲面露喜色
的跑到铃木锡楷边上的座位,接过了丝袜。

  「客气客气,这是应该的,能帮美女的忙是我的荣幸。」铃木锡楷殷切的笑道。

  欧曼玲毫不介意铃木锡楷在边上盯着她看,直接将高跟鞋脱下:「铃木锡楷,能否帮小
女子拿一下鞋子?人家要穿丝袜∼∼」铃木锡楷高兴的接过高跟鞋,继续盯着欧曼玲的
大腿看。

  欧曼玲慢慢地把豹纹丝袜往上套,「咦,怎麽里面黏糊糊的呢?」欧曼玲故意面
露惊疑,不解的嘟囔。

  铃木锡楷乾咳了两声:「也许是天气热的汗液吧!」

  欧曼玲微微点头:「铃木锡楷能帮我穿鞋子吗?脚黏糊糊的不舒服∼∼」欧曼玲眸波
勾魂的看着铃木锡楷,老总跪下来将高跟鞋套在了欧曼玲的脚上,看到裹着丝袜的玉腿
上泛出一些白色的浊液,一下子收不了手,摸了几下才罢休。

  欧曼玲整个人向铃木锡楷靠了过去,倚在铃木锡楷身旁,把傲人的双峰压在铃木锡楷的肩膀
边:「欧曼玲欠了铃木锡楷两个人情喔,一个是找回丝袜,一个是帮忙提高跟鞋,实在
是不好意思。这样吧,欧曼玲无条件答应你两个要求∼∼」

  「美女不要这麽客气,不过好意我也接受了!」铃木锡楷笑道。

  不久我便回来了,欧曼玲也早就坐回原位了,我们相谈甚欢,不过时间也不早
了,便匆匆告辞。

  我带着欧曼玲径直走进了男厕所,没想到铃木锡楷竟然也带着李春香进了男厕所,我
们尴尬的望着对方,然后不禁笑了一声,「同道中人啊!」铃木锡楷笑道。我们各自
进了一个包厢。

  关上门之后,我便猴急的将欧曼玲抱到了马桶盖上,撑开了欧曼玲浑圆修长的美
腿,将自慰棒「噗哧」一下取出来,扔到地上,然后掏出自己的老二插了进去。

  我把欧曼玲死死地摁住,前后耸动着腰部,欧曼玲水蛇般的柳腰也配合着我一前
一后的摇动。我与欧曼玲忘情地香吻,时不时还听到不远处的包厢里传出李春香销魂
蚀骨的浪叫和铃木锡楷粗厚的喘息。

  欧曼玲被我粗暴的轰炸二十多分锺,期间她洩了四、五次,整个人神魂颠倒、
双眼迷离、满脸绯红,我一声低吼将精液全部送进了欧曼玲的子宫内,欧曼玲被烫得
又上了一次高潮。

  「呼……呼……儿子你好厉害呀!」欧曼玲深情的看着我。

  「那边的铃木锡楷好像也很厉害,到现在也还没有缴枪呢!」我和欧曼玲偷偷的打
开门,走到李春香的主战场,发现门是虚掩着的,我和欧曼玲偷偷的从门缝看去,发
现李春香正撅着屁股给铃木锡楷狂干,嘴里还念念有词:「儿子真厉害……啊……又要
去了……人家好美……」

  李春香雪白的肥臀上、修长浑圆的大腿上、背上都有精液沾染,「儿子∼∼人
家真的吃不消……啊……又来了一次呢!快五十次了吧?儿子你快射啊,实在不
行就去找那边的欧曼玲姐姐呀∼∼她不是欠你两个人情麽?再不济,花点钱也可以
发洩一下嘛!」李春香竟然已经洩了五十次,终于快支持不住了,可是铃木锡楷仍丝毫
没有射精的欲望。

  我给欧曼玲使了个眼色,于是偷偷的钻进了一个包厢,欧曼玲也回到了自己的包
厢。铃木锡楷进了欧曼玲的包厢,欧曼玲这时正在抠着自己的骚穴,放出浪蕩的呻吟,看
到铃木锡楷来了尴尬的笑了笑。

  「美女,你儿子呢?」

  「哼,那个死鬼,搞到一半就射了,现在去宾馆房间里换裤子呢,等等才回
来。」欧曼玲没好气的嘟囔着。

  「那……美女,我的肉棒怎麽也不肯射,能否降服它?」铃木锡楷晃动了几下胯
下的阳具。

  欧曼玲第一次见到那麽大的阳具,吞咽了几口口水,「铃木锡楷∼∼合适吗?」小
雪故作玩味儿的说。

  「之前的两个人情还清,我还再多打点你一百万,怎麽样?美女。」铃木锡楷放
豪言。

  「嗯哼,可是我的男人回来看到我们发生不伦关系……怎麽办呢?」

  「李春香和你长得颇像,她现在脸上全是我的精液,估计你儿子一时半会儿也
会把她错当成你的,你换上她的衣服就能放心被我干了吧!」铃木锡楷提议。

  欧曼玲点点头,于是莲步生姿的走向李春香的主战场,将自己的豹纹丝袜褪下,
豹纹高跟鞋也脱下,换上了李春香的鹅黄色蕾丝丝袜和鹅黄色高跟鞋,脱下了自己
露胸白衬衫,鹅黄色连身超短裙早就被脱给一边的李春香穿上,昏迷的李春香被扛回
欧曼玲的包厢。

  「美女,现在你是我的人了,你男人也不会发现是你,不如我们便去包厢外
干吧,让你男人看到多刺激啊!」

  「嗯哼,是个不错的主意呢!」欧曼玲将屁股撅起,任由铃木锡楷的阳具蹂躏。

  「啊啊……啊……轻点……好舒服∼∼」

  「想不到你居然有一个名器双乳飞燕,这下子我的阳具可以被满足了。哈哈
哈!」

  「啊……名器是什麽……啊……要去了……」

  「名器都不知道,亏你那麽骚,这自然是一种令上你的男人销魂的好穴!」

  「哈……呼……欧曼玲的骚穴当然是最棒的了……哈哈……哈……」

  「喔喔喔……这屄可真紧啊,和处女的一样紧窄!李春香的和你的也差不多,
一百万真是值得啊!」

  「啊……那是当然……人家是处女……」

  厕所里回蕩着「噗哧、噗哧」的撞击声响。我不久也进来了,欧曼玲听到脚步
声便停止了交谈,只发出浪叫声。

  我抱起了昏迷在包厢里的李春香,笑着对铃木锡楷说:「铃木锡楷玩得好开心啊!」

  「哈哈哈,是啊,这骚蹄子又骚又浪,小弟可想一尝?」铃木锡楷打趣道。

  看着被铃木锡楷骑在胯下的曼妙身姿,亭亭玉立、丰乳肥臀,笔直修长的大腿裹
着薄如蝉翼的鹅黄色蕾丝丝袜,鹅黄色高跟鞋不停敲打着地面,真不愧是我的女
友啊!我自然是直接带着李春香回到了宾馆,留下可怜的欧曼玲接受铃木锡楷的蹂躏。

  回到宾馆,我将李春香带到了浴室里,看着有气无力地靠在墙边的性感尤物,
不禁阳具敬礼。她脸上尽是浑浊的乳白色液体,俏脸绯红,鲜豔欲滴的性感红唇
上也沾染着液体,乌黑秀发粘在上面,白皙的玉颈上有着深深的咬痕,傲然挺立
的双峰呼之欲出。

  因爲李春香的罩杯比欧曼玲的还要大一号,曼妙水蛇般的柳腰上也有黏液覆盖,
豹纹皮短裙下的一片芳地更是不必多说,引以爲傲的修长白皙而又浑圆的大腿也
是一片狼藉,遍布淫液和精液,豹纹丝袜裹在小腿上,更是令李春香犹如AV女优
一般妖豔动人,脚上的豹纹高跟鞋「踢踏」作响,好一个性感尤物!

  我二话不说,直接用阳具肆意蹂躏李春香,顺便把李春香带到莲蓬头下,边洗澡
边干她,李春香被干得浪叫不止,整个人犹如出浴女神一般隐约透露美感。我和她
缠绵一番之后终于清醒过来,无力再战,便让李春香一人把澡洗完。


最热图片   收藏网址www.gk41.com

最热小说   收藏网址www.sw04.com